京东金融:一条广告掀起的愤怒 大众真正生气的是什么?

来源:飞鱼财经

文| 苏诗乔

流程编辑 | 丁之淼

京东金融的借贷广告“翻车”事件引发热议。截至目前,京东金融方面两次致歉以试图平息大众的愤怒。

公开信息显示,京东金融是京东数字科技集团(下称:京东数科)旗下个人金融业务品牌 。京东数科目前正处于A股IPO状态,最新进展是“已问询”。

前有蚂蚁集团IPO被暂停,后有“错误价值观”广告惹众怒,京东金融的IPO之路的“不容易”已经显而易见。

互联网巨头们应该有什么样的价值观

我们先来复盘一下京东金融借贷广告“翻车”的整个事件:

事件经过:

近日,京东金融一则借贷广告“翻车”,引发热议。

广告内容大致是这样的:一个穿着朴素的男子带着妈妈坐飞机,妈妈晕机想吐遭到一女子嫌弃。空姐建议男子升舱,费用为1290元,但男子手机只剩 50 元。这时,后排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说可以帮忙,然后拿过该男子的手机一顿操作,开始推销京东金融。

广告一上线就引起众怒,被不少网友指责存在严重的价值观问题。

事件结果:

12月15日,@京东金融APP 发文致歉。

12月17日,京东集团官方权威信息发布—@京东发言人就借贷广告再次发长文道歉。

事件发酵:

1.官方评论:三天前,新华网发布名为《三观不正,低劣奸诈!》的评论,批评京东金融的借贷广告。评论称,近来,一些网络平台上频现土味营销广告,网贷、医美等行业是重灾区。这些低俗营销,哗众取宠的表象下是歪曲的价值导向,这不是“土”而是“恶”,不但“辣”眼睛,还“毒”心灵“害”社会,必须重拳惩治!

2.下架产品:截至12月20日晚间,包括京东金融在内的8家平台(支付宝、腾讯理财通、度小满金融、携程金融APP、滴滴金融、陆金所、天星金融)均下架互联网存款产品。

3.人事变动:12月21日,京东集团发布人员任命公告称,任命原京东集团-京东数字科技CEO陈生强为京东数字科技副董事长及京东集团幕僚长、原京东集团首席合规官李娅云将接任京东数字科技CEO,向京东集团CEO刘强东汇报。京东集团在公告中称,此次变动是为了更好的顺应瞬息万变的行业局势,积极拥抱政策和监管的变化和要求,同时最大化的发挥集团领军人才的优势。

京东金融的问题广告不是个例。实际上,很多互联网金融平台都曾有过类似的广告。前有花呗和360金融,“价值观导向”有过之而无不及。

互联网巨头们在成为巨头后究竟该秉持什么样的价值观,可能是现阶段最应该探讨的话题?

大众真正生气的是什么?

京东金融是京东数字科技集团旗下个人金融业务品牌 。

招股书显示,京东数科是一家成立仅7年的年轻科技公司,经历了数字金融、金融科技和数字科技三个发展阶段。

2013 年 12 月,发布了面向中小微商家的创新保理产品“京保贝”,自称首创秒级放款、随借随还、按天计息的普惠金融体验。

2014 年 2 月,推出了业内首款信用消费产品“京东白条”,类似支付宝的花呗。

2020年9月10日,京东数科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提交上市申请;9月11日,上交所受理了京东数科的上市申请。9月30日,其IPO审核状态更新为“已问询”。

从京东数科发布招股书以后,市场即将其比作小一号的蚂蚁集团。和蚂蚁集团相似,京东数科虽然强调业务主要在金融科技方面展开,但其中主要还是信贷业务。

让我们根据招股书详细解读下京东金融。

京东数科是以客户类型和服务行业来划分业务。其主营业务划分为金融机构数字化解决方案、商户与企业数字化解决方案、政府及其他客户数字化解决方案三大块,即ToF、ToB、ToG。

金融机构数字化解决方案包括京东金条(消费信贷)、信用卡科技、保险科技以及资管科技平台;商户与企业数字化解决方案包含了京东白条、收单及会员管理及票据平台;而政府数字化解决方案涵盖了智能城市操作系统和市域治理现代化平台。

从主营业务分类可以看出,京东数科貌似已经转变成为了一家新型的产业数字化服务公司。

在京东数科的愿景里,其描述更加高大上,“以AI驱动产业数字化”,“以数字连接打通线上和线下”。它强调自己帮助企业及政府客户改造业务流程、实现智能化的能力,举出的案例也远远超出了金融行业。显然,这更接近资本市场理解的企业软件或信息技术服务公司。

但是,从营收与净利润数据方面则是另外一种回答。

招股书披露,2017年至2010年上半年,京东数科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0.70亿元、136.16亿元、182.03亿元、103.27亿元。其中,2018年、2019年营收的同比增速为50.1%和33.7%;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8.20亿元、1.30亿元、7.90亿元及-6.70亿元,存在较大幅度波动。

其中,报告期内,京东金条实现的科技服务收入分别为 9.20 亿 元、20.88 亿元、36.60 亿元和 26.36 亿元,近三年复合增长率为 99.41%;京东白条产品科技服务收入分别为 14.73 亿 元、27.34 亿元、32.10 亿元和 17.94 亿元。

很显然,京东数科真正的两大核心利润引擎就是京东白条和金条,这两个类似于蚂蚁集团的花呗和借呗。也就是说金条和白条虽然散落统计在名为科技服务的收入中,但实际依旧为信贷产品,其收入来源于利差。

值得强调的是,2017年至2019年,这两项消费信贷业务的营业收入合计占比分别为26%、35%、38%。而2020年上半年则贡献了43%的收入。可以说京东白条和金条是京东数科的主要营收来源,并呈逐年走高趋势。

在社交平台如此发达、大众意见如此被广泛传播的时代,用户生气的不是京东金融这类互联网金融公司“靠信贷赚钱”,而且你赚了钱,还要侮辱大众的智商——我们不是信贷公司,我们是科技公司,既要通过传统方式赚钱,又希望通过科技包装在资本市场二次割韭菜。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